网络炒作

吸引公众聚焦,引导网民热议,知名网络推手公司,全国接单,定制专属您的网络炒作方案!
本站是国内知名网络推手团队:千言网络推手公司。常年从事网红明星、品牌公司等网络炒作业务。微信:

很多企业不想做营销活动,但又无法承担巨大的运营成本。但网络炒作成本不高,能有效扩大宣传。也可以结合营销活动的进度进行适当调整。在线炒作可以将信息传播给已建立的客户,然后针对消费者。一旦客户的需求得到满足,他们开始信任企业及其产品,企业与客户的距离就可以不断缩小,最终企业用户可以被公司使用。并且增强客户粘性,有利于以后产品的销售。
将生物特征信息纳入电子数据是指最高网络犯罪法院副总检察长关于处理网络犯罪案件的规定的答复记者
  • 2021-02-27 14:22

原标题:生物特征信息包含在电子数据中。剑指网络犯罪最高检察官关于处理网络犯罪案件的规定。资料来源:《法治日报》

最高人民检察院近日发布了《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网络犯罪案件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今天,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孙谦就《条例》颁布的背景和网络犯罪案件审查的特点回答了大家的提问。

记者:请介绍发布本法规的主要考虑因素。

孙乾:最高监察院出台这个《规定》,主要有两点考虑:

一方面,符合网络犯罪治理的发展要求。目前,网络犯罪不断增长和蔓延,严重损害了人民的合法权益,威胁到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与此同时,网络犯罪手段不断更新,新的犯罪形式层出不穷,呈现出集团化、连锁化、产业化的特征。近年来,社会各界和广大人民群众呼吁检察机关进一步加强对网络犯罪的惩治。

另一方面,网络犯罪的快速发展和演变不断对检察机关的办案能力提出新的挑战和新的考验。检察机关在办案理念、办案能力和办案机制上不能完全适应惩治网络犯罪的形势。特别是对于电子数据的审查和应用,在实践中,许多检察官能力不足,人心惶惶。近年来,虽然司法机关相继发布了一系列关于处理网络犯罪的司法解释,但对电子证据的具体收集、审查和应用仍缺乏详细的规范性指导。因此,《条例》的颁布是为了响应基层检察机关办案的需要。

记者:该条例对审查网络犯罪案件提出了系统和全面的规范性要求。与传统犯罪相比,网络犯罪案件的审查有什么特点?

孙谦:与传统犯罪相比,网络犯罪在犯罪空间、犯罪方式和犯罪形式上都与传统犯罪有所不同。在实践中,一些调查人员认为网络犯罪只是传统犯罪在网络空间的再现,可以使用传统审查制度。但其实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比如网络犯罪大多是通过网络身份进行的,这首先要求通过网络身份来识别真实的行为人,保证行为人的网络身份和真实身份之间的同一性。一些调查人员认为,网络犯罪通过电子设备和在线账户的方式,通过互联网隐藏犯罪人的身份,因此很难发现犯罪。事实上,通过互联网实施的犯罪更有可能在网络空间留下行为痕迹。在一定程度上,网络犯罪比传统犯罪有更多的证据可以调查和审查。比如通话记录的信息可以反映行为人的社会关系,微信聊天记录的内容可以综合反映犯罪嫌疑人的职业、家庭、身份,微信等社会账户的注册信息也可以直接指向行为人的身份信息。关键是要注意电子数据在案件证明中的作用。

因此,《条例》提出了网络犯罪审查的一般要求,即“人民检察院应当重点审查主体身份、技术手段的违法性、上下游行为的关联性等。,并注意电子数据与其他证据之间的相互确认,构建完整的证据体系”。同时,从网络犯罪的主体、客观行为、主观方面和情节后果等方面提出了需要考察的内容。

与传统的通过照片识别、视频比对和指纹比对直接识别犯罪人的犯罪不同,网络犯罪大多是通过电子设备实施的,往往会产生大量的电子数据。在审查犯罪主体时,首先要确定电子设备是否为行为人所拥有、持有或使用;同时,还要建立演员的网络身份和真实身份的同一关系。前者称为“人机身份审核”,后者称为“身份审核”。只有综合考察这两种身份,才能全面认定网络犯罪主体。比如对“身份认同”的考察,就是要确立行为人的网络身份与真实身份之间的同一关系。在实践中常用,通过审核账户信息、身份认证信息、数字签名、生物特征信息等。演员的社交、支付和结算平台、网络游戏、电子商务、物流等。,结合其他证据,可以判断行为人的网络身份与真实身份之间的相互对应关系。

记者:电子数据作为信息时代的“证据之王”,在处理网络犯罪案件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司法实践中经常面临的电子数据有哪些,条例中又有哪些分类?

孙倩:2016年《关于刑事案件电子数据采集、提取、审查和判决若干问题的规定》列出了四种常见的电子数据表格。然而,随着网络空间和信息技术的发展,电子数据的形式发生了很大变化。一些新的电子数据形式,如生物信息,已经出现。

为此,《条例》根据实际发展和办案需要,在原有四类电子数据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到七类电子数据,主要包括以下形式: (一)网页、社交平台、论坛等网络平台发布的信息;(二)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即时通讯、通讯群组等网络通讯信息;(3)用户注册信息、身份认证信息、数字签名、生物特征信息等用户身份信息;(4)电子交易记录、通讯记录、浏览记录、操作记录、程序安装、操作、删除记录等用户行为信息;(五)恶意程序、工具软件、网站源代码、运行脚本等行为工具信息;(6)系统日志、应用日志、安全日志、数据库日志等系统运行信息;(七)文件、图片、音频、视频、数字证书、数据库文件等电子文件及其创建时间、访问时间、修改时间、大小等文件辅助信息。这项规定可以更全面地反映网络空间电子数据的当前形式,更好地指导检察官收集和提取各种电子数据,这对证明犯罪指控是非常必要的。

记者:与以往的程序规范相比,在支持当庭公诉一章中,《规定》特别强调了举证方式和电子数据的法庭解释,有所创新。请介绍制定这一规定的考虑因素。

孙谦:与其他证据相比,电子数据具有技术性强、相对抽象、数量大等特殊属性。,这就要求公诉人在出庭作证时,要将电子数据直观地展示出来,以便法庭能够看得清楚。《条例》根据电子数据的特点,对法院在网络犯罪案件中提供证据提出了具体要求。一方面,考虑到电子数据的抽象性,它是通过特定的网络环境和电子设备等载体呈现的。在实践中,采用了许多媒体演示来证明证据。《条例》借鉴实践,提出公诉人可以通过多次媒体演示和动态演示的方式出示证据。另一方面,考虑到电子数据的数量往往很大,有时是海量的,对于公诉人来说,在出示电子数据时,需要做到“可读”,让庭审参与者了解电子数据的基本情况;还需要做到“清晰”,从纷繁的电子数据中梳理出案件的脉络,展现行为轨迹和案件争议的焦点。因此,《条例》提出,法院在呈现电子数据时,检察官应当借鉴电子数据的来源和形成过程;电子数据反映的人事关系、资金流、行为轨迹等案件事实;电子数据与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物证、书证等的相互印证。

此外,考虑到电子数据的技术性,涉及不同的专业领域,需要特殊的解释和解释,法院检察官的专业背景有时是不胜任的。根据《条例》,必要时可以向法院申请指定检察技术人员或者聘请其他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进行相关技术操作,并就专门问题发表意见。


最新动态


相关资讯

  • 你是我的荣耀。你在网上。怎么了?
  • 德国媒体传播炒作德国阴谋论,我驻
  • 凯英网络有限公司关于恢复总经理职
  • 江苏省消保委谈了12个二手交易平台“
  • 郑爽回归追光哥被质疑炒作!郑爽夸
  • “和谐”是福!长治1体检中心发春联
  • 严禁宣传炒作“高考状元”:教育部通
  • GPT可以成为“医生”
  • 套路又来了:N熊猫上市第一天就出现了
  • 堪称最低调的演员,而躲了35年的父亲

    微信号:tuisho
    全年无休,早9点至晚9点

    复制号码

    跳转微信

    ×


    靓号
    此号仅服务老客户
    新客户请联系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