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推手

吸引公众聚焦,引导网民热议,知名网络推手公司,全国接单,定制专属您的网络炒作方案!
本站是国内知名网络推手团队:千言网络推手公司。常年从事网红明星、品牌公司等网络炒作业务。微信:

网络媒体最大的优势在于其强大的互动性,这不同于传统媒体信息的单向传播,而是信息的互动传播。 通过网络推手,用户直接与商家交流,制造商也可以随时获得有价值的信息资源。网络推手有很多优势,不仅可以增加产品的销量,还可以让企业获得大量粉丝,建立粉丝社区,方便未来的消费和引流。当一个粉丝对一个企业有了信任,就意味着粉丝会顺利转型,甚至开始自发分裂,企业就不再担心粉丝不足了。
请不要再这样愚弄五个人了
  • 2021-01-17 00:15

就在几天前,五个人参加了在知乎举行的十周年青年大会。

仁科在这次直播中就回答和问题发表了讲话

第二天,出现了一个名字

#五个人听不懂仁科的演讲#

这个话题,引起了网友的讨论。

在这个话题中,仁科的发言被剪辑成1分31秒的短视频,夹杂了ai女声、表情包和剪辑后的仁科序言,最后得出结论:

“仁科不唱的时候,开场是我无法理解的哲学。”

这段视频真的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看了一次仁科的演讲回放,没有看直播,但是看完我,我只想说:

请不要再装疯卖傻推手五个人。

仁科的演讲到底说了什么

仁科这次演讲的主题是关于”

问答”

“我愿意在空中追逐答案”。

说到“空中的答案”,很多人可能会想到鲍勃·迪伦的那首著名歌曲

《随风飘荡》

。是的,仁科也这么认为。

他把

“答案随风飘荡”

作为我演讲的中心命题,我指出除了那些在自然科学研究中有非常严格的科学解释的答案,

生活中许多问题的答案不是唯一的,

这个主题本身既不抽象,也不那么难理解。

甚至为了使他的演讲更加具体和明智,他甚至用身边人的例子来讲故事

大学生邻居大学毕业后,面临着留在大城市买手机还是回老家经营果园的人生选择。

在他看来,

这些答案是如此清晰,如此无聊

他从这个故事中抛出

生活中多重答案的可能性问题

提到鲍勃·迪伦的这首歌,在他看来,

飘来飘去的答案不是没有答案,而是比答案本身更重要的是激发自己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去享受提问的过程。

不可否认,PeopleSoft的演讲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演讲者表达的那么流畅。他的

思维是跳跃的,语言表达有时候更有艺术性

是的,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

很难说,只要你完整地读完他的演讲,你就听不懂。

看了仁科的演讲,复习了“我不懂”的话题标签,觉得自己应该参与了一个话题推手。

推手本身是可以理解的

,但我不得不

以明白装糊涂

,

把一个更有讨论空间的话题剪辑成一个装疯卖傻的搞笑视频,让人越想越难受。

事实上,

这似乎不自觉地成为了一种举报夏后五人的惯性思维媒体

与一个用文字表达内容的摇滚乐队相比,媒体更喜欢强调它们

艺术和固执几乎是搞笑的喜剧

。乐夏后,观众对五个尴尬脱口秀节目的期待似乎比他们的歌要多得多。

乐夏时代的五个人

当我第一次得知五个人将在夏天加入乐队时,

有一段时间,我很疑惑他们是否能在广东市场的氛围下表现出深刻的人文关怀。

因为在我看来,五个人很多作品的精神内核其实都是认真的,有同情心的。

甚至我觉得某种程度上,五人摇滚其实更像民谣摇滚

,所以担心他们最终会像野孩子一样拿到剧本。

但是从Lexia的第一个节目开始,有五个人会

出乎意料地表现出他们的滑稽属性

整个谈话环节无疑成了

最多样化的乐队

正如张伟当时调侃的那样:

如果我们先聊天再投票,他们肯定会先来。

这句话是预言,让乐夏舞台上五个人来来去去,无数次被淘汰带回来。

甚至五个人钓鱼一度成为当时的热门话题。

但是五个人的综艺感和我们经常看的综艺节目里的艺人是不一样的。

他们的变化感其实来源于他们缺乏变化。

没参加过综艺,思维跳跃,表达艺术,说话不假思索。

穿拖鞋参加比赛,不分场合陷入自我满足,舞台上临时换歌...

在五人之前,我们似乎很少在综艺台上看到这一幕

一个勇敢而任性的艺术家

。五个人的出现让观众觉得

新的

,他们的

反叛分子

也与大众的传统印象不谋而合

摇滚明星

对……的认知。

因此

真诚被当成笑话,艺术被变成疯狂

尤其是当媒体人发现这个小把戏在全网热衷于固执的时候非常有用,那些

装疯推手

它开始跟随。

没错,综艺里面的五个人都很有意思,而且都是发自内心的狂野有趣,而不是综艺里面刻意的有趣。但是综艺节目结束半年后,互联网的主流媒体似乎出现了五个人的形象

它并没有随着勒·夏后的反复采访和对话而变得深刻和立体

相反,它一次又一次地成为推手的消耗

越平越简单。

在过去的两年里,莱西娅像一个大舞台一样诞生了。

台前幕后,人来人往,敲敲打打,大吵大闹

一个夏天结束了,狂欢仍在继续

一路上,每个人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但只有自己清楚。

乐夏后时代的尴尬

音乐夏天播出前,马东和臧洪飞邀请了五个人和第一乐队的康木石乐队,臧洪飞在饭桌上的游戏环节采访了他们

每个人生活中的三大亮点

他说:“我举个例子。我的三大亮点是,

作为第一支中国乐队,我们以60万人的规模登上了全球最大的音乐节;第二个是我去洽帕说找到了新的机会;第三,我们去了草莓音乐节。

"

臧洪飞的回答是没有问题的。

这确实是日常理解的亮点,但是仁科和阿玛的回答很奇怪。

仁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

:“我出生了,我活着,我来了。

"

”毛讲了一段火星人的文字后说

首先,我在电影院找到了50美分,这样我就可以在便利店买到很多东西。第二,我找到了一张法语光盘,叫《疯狂的外国人》。第三,我看过兵马俑。"

至于五个人的回答,与世俗意义上的“亮点时刻”形成鲜明对比,

臧洪飞显然很难同意。在他看来,这五个人并没有认真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在说笑嬉闹。

这其实就是主流媒体聚光灯下五个人的尴尬。

那些对生活晦涩难懂的想法,那些属于普通人的微小快乐,一颗心瞬间被点燃的感觉……都是舞台上最亮的聚光灯照不到的角落。

每当他们站在镜头前,严肃而无休止地谈论这样的细节时,人们都会被他们逗乐,很少有人思考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站在那里说话越认真,笑声就越大。似乎成名的代价就是把原本丰满复杂的个体挤压成一个醒目的扁平标签。

但谢天谢地,有五个

人们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些标签而放弃自己的表达方式。

在这次演讲之前,仁科也谈过一次

“好奇”

在那次演讲中,他在舞台上花了很大篇幅描述他童年在家乡的一次会面

码头工人

流浪歌手向小卖部老板借了一盏灯,坐在台阶上唱歌,赚了一晚上8块钱,给老板交了5块钱的电费。

在仁科的认知里,很多年后,我变成了这样一个到处唱歌的流浪歌手。直到今天,

即使身体没有流浪,精神也一直在路上。对他们来说,综艺节目似乎只是这种流浪的下一站。

他们在歌中唱道:

流浪歌手要离家一万年/上电视表演/主持人根本不会跳舞/但还是带头跳起来跳秧歌…

这首四年前的歌就像一个奇妙的预言,连接着人们流浪的五条线索,所以

在这场媒体狂欢中,五个人总是醒着,但也是失语。

有时候我想,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

如果我们愿意停下来听一分钟别人在说什么,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枯燥乏味的标签了。

【那个?【结束】

研究员:苏试试

脾气暴躁,神经衰弱。认真关注,理性留言。

我们不能停止浪漫


最新动态


相关资讯

  • 访戈尔公司推手副总裁常刚:抓住电子
  • 推手小贴士:当你的同龄人诽谤你时,
  • 2020全国化妆品牌推广商TOP5盘点,带你
  • 推送软文的常用方法有哪些?
  • 蒋玉祥MLM网络制度主义的理论解读
  • 海外畅销的八部网络小说,原来老外
  • 该男子进入医院,用癌症老人的手机
  • 东风商用车市场和推手举办亲子活动
  • 没有被嘲讽推手,反而被送上了热搜
  • 谁是网络上被虐最多的玩家?詹姆斯

    微信号:tuisho
    全年无休,早9点至晚9点

    复制号码

    跳转微信

    ×


    靓号
    此号仅服务老客户
    新客户请联系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