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推手

吸引公众聚焦,引导网民热议,知名网络推手公司,全国接单,定制专属您的网络炒作方案!
本站是国内知名网络推手团队:千言网络推手公司。常年从事网红明星、品牌公司等网络炒作业务。微信:

网络媒体最大的优势在于其强大的互动性,这不同于传统媒体信息的单向传播,而是信息的互动传播。 通过网络推手,用户直接与商家交流,制造商也可以随时获得有价值的信息资源。网络推手有很多优势,不仅可以增加产品的销量,还可以让企业获得大量粉丝,建立粉丝社区,方便未来的消费和引流。当一个粉丝对一个企业有了信任,就意味着粉丝会顺利转型,甚至开始自发分裂,企业就不再担心粉丝不足了。
R&D 推手,平台抽挤,游戏公司“氪金”能走多远?...
  • 2020-12-25 00:37

原标题:R&D 推手,游戏公司的“氪金”在平台抽水的挤压下能走多远?...

最近几个月,游戏市场出现了很多话题。

经过长时间的准备,最近终于发布了国内游戏评分标准。前不久的12月10日,由波兰知名游戏公司CD Projekt RED开发的《赛博朋克2077》在数次跳票(延迟发售)后成功上线。游戏刚上线没几天就成了现象级作品,引起了强烈的市场关注,同时创造了超过百万在线用户的记录。

2020年9月,由上海米哈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哈友”)历经多年沉寂打造的游戏《原神》在争议中大获成功,也引发了一波关于游戏行业未来发展的市场讨论。

从全球App Store+Google Play市场的统计来看,借助“原神”,米哈之旅的营收超过了网易(杭州)网络有限公司等老牌游戏公司(以下简称“网易”,09999。HK)。游戏《原神》2020年10月在移动端吸引了2.39亿美元(折合15.82亿元人民币);在国内众多手游出版商中,《原神》的营收仅低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00700。HK)。取得巨大成功的米哈之旅,无疑是中国逐渐固化的游戏市场中的“鲶鱼”。

《原神》《赛博朋克2077》的成功,在于游戏开发者的努力。赛博朋克2077早在2012年就成立了,此后上映日期多次推迟。开发《原神》的米哈友,从2016年开始专注于这款游戏的开发。随着游戏产业链的成熟,游戏的开发周期、开发成本、开发门槛、公告成本越来越高。

在a股上市的十几家游戏公司中,最近三年的R&D费用也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R&D投资最高的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完美世界”,002624。深交所)2019年R&D投资15.04亿元,占当期收入的18.71%。值得注意的是,《完美世界》的部分收入来自影视剧的投资和发行。同时,这些公司的销售费用率也有明显的上升趋势,有些公司的销售费用率甚至超过50%。

R&D和宣传的成本继续上升。游戏产业链谁能笑到最后?

“鲶鱼”最先出现

随着智能设备的普及,电子游戏,尤其是手机游戏,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吃鸡斗地主玩乐……无数玩家支撑着巨大的游戏市场。

据统计,2019年中国手机游戏用户数量达到6.2亿,接近总人口的一半。2019年,中国手机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581.1亿元,比2018年增长241.5亿元,同比增长18%。仅2020年上半年,中国手机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就达到1046.7亿元。电子游戏,尤其是市场份额超过70%的手机游戏,已经成为工业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与海外游戏公司专注于主机游戏开发,开发周期长,开发成本高不同,国内游戏公司主要专注于手机游戏,所以很多玩家都挤在手机游戏的轨道上。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游戏公司在a股、港股和海外市场上市的有20多家。此外还有米哈友、乐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源”)、上海莉莉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莉莉斯”)等游戏公司,虽未上市成功,但市场影响力较大。与此同时,每年都有大量的海外游戏推出。在企业搜索网站上搜索游戏显示,有超过13万家注册公司与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相关。游戏市场尤其是手机游戏市场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从营收规模来看,腾讯、网易等巨头瓜分了游戏市场的大部分蛋糕。2020年第三季度,腾讯网络游戏营收达到414.2亿元,同比增长45%;网易2020年第三季度游戏营收138.62亿元。腾讯和网易已经吃掉了超过一半的游戏市场份额。

在Mihayou开发“速成”系列和“原神”游戏之前,国内游戏公司的研发思路主要是以玩家为基础的终端游戏的手游,如“和平精英”、“QQ速度”、“完美世界”等。;或者购买知名的IP及相关IP联动开发游戏,如《权力的游戏:冬天来了》手游,宫中皇后手游等。;或者再创造再创造以前流行的游戏,比如《幻想模拟战争》《魂斗罗》。

此时米哈友开发的《原神》已经取得了巨大的反响,在逐渐固化的国内游戏市场无疑是一条“鲶鱼”。其实在米哈友开发“原神”的过程中,网易就计划开发一款基于“阴”IP,对标“原神”的游戏;完美世界也一直在开发魔塔,一款与原神相对的开放世界游戏。

R&D,不断增长

米哈之旅和《原神》的出现,打破了目前国内市场的平衡,改变了市场龙头企业的发展战略。随着玩家与游戏接触的增加,玩家对游戏的审美有了明显的提升,专注于开发高质量的游戏已经成为各大游戏公司的共识。

为了开发爆款游戏,a股上市游戏公司投入巨资研发新游戏。2019年,完美世界R&D投资高达15.04亿元,占当期收入的18.71%;芜湖网络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七互娱”,002555。SZ)2019年研发支出8.2亿元,占当期收入的6.20%。三七互动娱乐董事长李亦非曾多次公开表示,公司将加大自主开发产品的数量,拓展游戏轨道。在众多a股上市游戏公司中,从2018年到2019年,几家肩扛公司的R&D费用呈明显上升趋势。

随着游戏开发成本的不断上升,开发一款游戏需要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一款优秀的游戏涉及很多领域,比如剧本、游戏机制设计、美术设计、渲染、优化、音乐等。,而且需要多学科的人才,包括文学、设计、美术、编程、算法、作曲等。,这在互联网和文化产业中是很少见的。所以只有部分游戏厂商有能力开发出现象级的游戏,底层游戏公司只能靠买IP换皮肤生存。随着高质量游戏的增多,底层游戏公司的生存空间必然越来越小。

除了在R&D增持之外,各大游戏公司也在法宣不断加大赌注。2019年,三七互娱销售成本达到77.37亿元,占当期收入的58.49%。完美世界2019年的销售成本也达到11.45亿元,占当期收入的14.24%。值得一提的是,仅2020年第三季度,完美世界的销售成本就达到了13.77亿元,超过了2019年全年。

事实上,在众多游戏公司中,完美世界的销售费用比例仅处于中等水平,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仑万伟”,300418)的销售费用比例。深圳)和杭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子灵魂网”,603258。SH)高于完美世界。

虽然大部分a股上市游戏公司都加大了对游戏研发和公告的投入,但是从这些公司最近的股价走势来看,市场对这些游戏公司未来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分歧。其中,以传奇游戏起家的三七互娱等公司,通过购买来追求游戏的短期利益,缺乏爆发性游戏,其股价在近期大幅下跌;也在厦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比特”,603444。SH),吃旧书,缺乏新开发的爆款游戏,公司股价近期也大幅下跌;但完美世界、浙江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以下简称“实际华通”,002602。SZ),专注于二级游戏等热门题材的开发,其股价跌幅不及三七互娱和吉比特。

内容端被“挤压”

备受争议,被视为“印刷机”的游戏公司,其实日子也不好过,盈利能力并不突出。Wind数据显示,在a股已上市的9大游戏公司中,2019年的平均净利润率为26.43%。

R&D和宣传成本的上升是影响游戏企业盈利能力的重要因素,分销渠道的划分是造成中国手机游戏负面趋势的主要原因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一款游戏遇到玩家很难跳过分销渠道,尤其是各品牌手机的软件市场相互独立的情况下;手机自带软件市场已经成为手机用户下载应用的主要方式。

苹果App Store 35%的份额受到了市场的批评。包括腾讯在内的许多互联网和游戏公司,都因为App Store的份额,与苹果发生过多次摩擦。其实在Android应用市场上,各大应用平台的份额都比较高。根据北京柠檬微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柠檬微乐”)的招股说明书,柠檬微乐在各大软件平台的份额在30%-70%之间,腾讯的知名应用宝在60%,华为应用市场在50%,OPPO游戏在50%-70%。

个别游戏公司为了降低渠道份额,获取流量,已经开始将自己的游戏分发给腾讯等流量巨头,如完美世界开发的同名游戏《完美世界》,即将入冬的《权力的游戏》。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份额比例仍然是扣除支付终端成本后的份额。玩家支付后,支付宝、微信等支付终端也会收取一些手续费。按照这个计算,当一个玩家在游戏中充值10元,游戏公司手中只剩下4-5元。按照26.43%的净利润率,游戏公司每10元玩家充值,净利润只有1.05-1.32元。当然,如果游戏流量大,应用平台的比例也会相应减少。

在渠道分享比例较高的情况下,部分游戏厂商不得不选择放弃个人分销渠道。上海莉莉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万国觉醒》(以下简称《莉莉斯游戏》)和Mihayou旗下的《原神》因共享问题一直无法登陆华为和小米应用市场。

面对竞争对手的竞争和流量、渠道、支付的划分,游戏公司越来越难以平衡公司利润与游戏质量、氪金与游戏体验。在这样的分销体系下,虽然渠道端和宣传端短期内可以获得大量的利润,但是游戏内容提供商为了保证自己的利润,不得不在游戏中增加更多的消费内容。

但是消费内容的增加会吃回游戏本身,诱导消费,通过奖励引导玩家过度玩,玩家需要保持氪才能有游戏体验等等。反对电子游戏的声音越来越大。近年来,“两会”上提出了很多限制游戏的提案,最近制定的游戏分级标准与部分游戏过度消费有关,导致了很多相关负面新闻。

在目前产业链分工下,游戏厂商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逐渐丧失了放松玩家的功能。除了工作和生活的压力,玩游戏也增加了一些玩家的输赢压力和社交压力。过度“压榨”的游戏厂商为了自身的生存和盈利,催生了变态的游戏“氪金”系统,让玩家逐渐失去了玩游戏的乐趣。

在这样一个玩家过度消费的环境下,谁能对游戏产业链的每一个参与者免疫?(思维金融出品)


最新动态


相关资讯

  • “大屏幕不仅好看。”上海站圆满落
  • 阿里娱乐电影内容新品牌、新内容、
  • 内向的教育产业,向外扩张的推动力
  • 中国工商银行萍乡八一支行在第三季
  • 数字化推手的潮流席卷而来,2021年商
  • 豆神教育:“流量”式的推手挑起纠纷
  • 日常生活破6亿后,品牌是如何打赢握
  • 复星制药:已经形成了一个与现有产品
  • 2020年JMS中国推进器科学学术年会在天
  • 网易云业务发布:把零变成一站式数字

    微信号:tuisho
    全年无休,早9点至晚9点

    复制号码

    跳转微信

    ×


    靓号
    此号仅服务老客户
    新客户请联系微信

    ×